• <menu id="kmega"><tt id="kmega"></tt></menu>
  • <menu id="kmega"><tt id="kmega"></tt></menu>
    <menu id="kmega"><strong id="kmega"></strong></menu>
  • <menu id="kmega"><tt id="kmega"></tt></menu>
  • 設為首頁 | |
    長安網群: 合肥 淮北 亳州 宿州 蚌埠 阜陽 淮南 滁州 六安 馬鞍山 蕪湖 宣城 銅陵 池州 安慶 黃山 廣德 宿松
     
    安徽長安網首頁>> 政法文化>>  
    政法文化
    奔跑在路上的警察
    稿件來源:安徽長安網 發布時間:2022-01-25 18:42:49

    我是一名刑警,我身邊是一群刑警。有人問,刑警是什么警察?有人回答“刑警是辦刑事案件的警察”。有人聽說我是刑警,總愛玩笑幾句“我們可不想跟你們打交道,到你們那都是大案件了,你們是破大案要案的警察?!比绻銇韱栁?,我會說“刑警是奔跑在路上的警察”。

    我們總是奔跑在打擊犯罪的路上。經常早上上班跟同事碰面互打招呼,下午可能已身在千里之外。12月30號早上,我照例煮好了紅茶,同事小何照例拿著杯子來倒茶,不同的是,肩上背著個雙肩包,手上還拎著個袋子,一副要遠行的模樣。我玩笑著問他:“這是休假了?打算趁元旦假期陪老婆孩子出去玩玩?”他一臉無奈:“哪里哦,去天津出差”。于是,2022年1月1日零點,小何同志在天津市杭州道派出所辭舊迎新,就這樣工作著從2021年走到了2022年。

    這樣的工作模式,對每一位刑警來說,都是司空見慣的。我們經常在一天內將各種交通工具坐了個遍,充分體會到公共交通的便利。那年夏天,我和同事們早上6點起床,由福建漳州云宵縣趕往江蘇昆山,汽車轉飛機轉地鐵再轉動車,最后是出租車,硬是在下午4點前趕到了蘇州市公安局成功交案。背著行囊站在地表溫度40多度的昆山街頭,我們才發現彼此的狼狽不堪,一直在趕路,從早到晚只啃了一個蘋果卻沒有覺察到一絲饑餓感和疲勞感,心里只有一個目標“趕路”。2019年我們去廣西賓陽偵辦一宗百萬電詐案,專案組在青陽與賓陽兩地多次往返,從青陽到賓陽,地圖上顯示1500多公里,但在偵辦那起案件時,你常常感覺不到距離的存在,用青陽土話來說,“像跨過田溝一樣容易”(指路程看起來很短)。那年的11月,三個多月的艱苦工作終于換來碩果累累,該詐騙團伙5人被成功抓獲。我和特警大隊的同事前去執行押解任務,一大早就出發,先坐飛機到南寧,再坐大巴到賓陽,天亮出發,天黑方到,晚上簡單休息一下,第二天上午完成搜查工作后,出發趕至南寧,乘坐當天下午由南寧直達池州的綠皮火車,一天一夜將近24個小時的車程。在車上人也不是放松的,輪流值守,不能出一絲差錯,到達池州已是第二天夜幕降臨。我的同事們就這樣奔跑著奔跑著,跑遍了大江南北,抓獲了一個又一個嫌疑人,破了一起又一起案件,為群眾追回了一筆又一筆損失。

    更多的時候,我們與時間賽跑,與罪犯賽跑。令我印象十分深刻的是,數年前一起故意殺人案,嫌疑人作案后將尸體掩埋,一周后才被發現。經過緊鑼密鼓的走訪排查,死者身份與嫌疑人身份信息均很快鎖定,然而此時嫌疑人早已失去蹤跡。從局領導到大隊每一個民警,沒有一個人休息,分成幾組通宵達旦有序開展工作。通過對嫌疑人心理以及其與死者之間的糾葛精準分析刻畫,專案組民警對嫌疑人可能潛逃方向進行研判并迅速出擊。戲劇化的一幕出現了,因為嫌疑人乘坐的火車晚點,我們的抓捕組民警竟比嫌疑人率先到達目標所在地,張網以待,對嫌疑人來了個“甕中捉鱉”。人們常常愛說“天網恢恢疏而不漏”,可是他們哪里知道,這背后的故事呢?我們的民警不眠不休、連續奮戰,與時間搶跑,與罪犯搶跑,才能預判出嫌疑人的預判,下好先手棋,打好主動仗。

    我們是刑警,我們是奔跑在路上的警察,我們與時間賽跑,我們與罪犯賽跑,我們披星戴月,我們星夜兼程,我們不懼艱險,我們無怨無悔,只為了能守護您的安寧?。ǜ呤缂t)

    (責任編輯:孫天藝)
    调教白丝班长被弄得娇喘不停
  • <menu id="kmega"><tt id="kmega"></tt></menu>
  • <menu id="kmega"><tt id="kmega"></tt></menu>
    <menu id="kmega"><strong id="kmega"></strong></menu>
  • <menu id="kmega"><tt id="kmega"></tt></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