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id="kmega"><tt id="kmega"></tt></menu>
  • <menu id="kmega"><tt id="kmega"></tt></menu>
    <menu id="kmega"><strong id="kmega"></strong></menu>
  • <menu id="kmega"><tt id="kmega"></tt></menu>
  • 設為首頁 | |
    長安網群: 合肥 淮北 亳州 宿州 蚌埠 阜陽 淮南 滁州 六安 馬鞍山 蕪湖 宣城 銅陵 池州 安慶 黃山 廣德 宿松
     
    安徽長安網首頁>> 政法文化>>  
    政法文化
    葵花熟了
    稿件來源:安徽長安網 發布時間:2021-11-01 15:34:13

    從辦公室到合肥的家有157公里,從辦公室到火車站有29公里,從辦公室到宿舍要上三層樓,從辦公室到門口大媽們的晾曬場只有20步路……

    一句話,對于畢家崗派出所戶籍內勤蕊來說:家很遠,大媽很近。

    蕊是一個省城姑娘,卻在山窩里的一個派出所工作。山里有樹,還有一座倒閉的機械廠,以及幾百名沒有搬走的廠里住戶。她聽不太懂晾曬場上大媽們究竟在說些什么,當然她也不很關心,手里的事情已經夠她忙的了:戶籍、檔案、宣傳、裝備、甚至是食堂工作她都要負責。她曾抗議說自己連飯也不會燒,怎么能管食堂呢?所長卻反駁道:你總會買買買吧。

    食堂大媽蘭也是廠里人,每每燒排骨,蘭大媽總會端著勺,到讓蕊嘗咸不咸,蕊便以檢查工作的態度,認真地咀嚼,再提出反饋意見。蕊愛吃糖,全所都跟著她后面吃糖醋排骨。

    蘭大媽做飯時,和蕊是一伙的,其他時候,便成了晾曬場大媽們中的一員。夏天日頭毒,蘭大媽招呼老姊妹們到戶籍室納涼,免費空調,免費WiFi,免費綠豆湯。蕊心想著通過遴選考試調回省城,大媽們的聒噪讓蕊看不進去書。

    大媽們也時常找蕊辦理戶籍業務,大多和山外的子女有關,比如補個戶籍證明,或辦個出生證,或死亡銷個戶。若說死亡銷戶,當事人那定是來不了,但出生證明卻還是大媽們跑前跑后,蕊就不樂意了——年輕的爸爸們都干什么去了!蕊心中一邊埋怨著那些新爸爸們,一邊又迷失在大媽們洋溢的歡笑和費解的鄉音中。她一遍遍指著墻上打印的圖解:上面有辦理出生證一套完整的流程。

    大媽們不嫌跑趟,反正山里的時間也是緩慢的......

    一次,辦完出生證,大媽梅非要送一籃紅雞蛋不可,蕊便跳起來,這怎么能收呢!收錢,不,收雞蛋辦事,這不是違反清正廉潔規定了嗎?蕊堅決把雞蛋推了回去。哪想,中午吃飯,食堂大媽蘭又端上來辣椒炒雞蛋、草魚雞蛋湯、火腿雞蛋飯……蕊端起碗,又放下了,早上食堂采購里沒有雞蛋啊,蕊意識到,是蘭大媽收了梅大媽的紅雞蛋。

    蕊向所長抗議,所長正在喝草魚湯,他揮揮筷子:吃魚不說話,容易卡嗓子。蕊明白所長是在打馬虎眼。飯后,蕊要蘭大媽把錢退給梅大媽,蘭大媽不肯,嫌丟人,蕊便自個兒去梅大媽家退錢,梅大媽看蕊來了,正要端出瓜子小糖來迎接,沒想到蕊把錢放下就走,梅大媽在那兒愣了半天。

    這事兒過后,蕊發現戶籍室清靜許多,食堂蘭大媽也不領著姊妹們來屋里躲清涼了。蕊心下輕輕嘆氣,繼續忙手頭工作,看遴選考試的書。再后來,二樓會議室熱鬧起來,所長開了空調,燒了熱水,竟把會議室變成了群眾活動室。

    當然,電費蹭蹭蹭地往上升。蕊從分局會計那里報銷回來電費,找所長抗議。所長笑著反問:咱們所轄區四面環山,四分之三的房子都是空置的,實有人口平均年齡超過55歲,但為什么咱們轄區就沒有走失的老人,也沒有在家中病故多日才被發現的死者呢?

    蕊的腦海中浮現出一些孤獨的、恐怖的畫面,她沒敢多想,但隱約的,她覺得所長說話好像有點道理。

    初夏,梅雨季節,老天說翻臉就翻臉,午夜強降雨讓位于低洼地帶的居民區成為一片澤國。全所出動,劃著皮筏解救被困群眾,蕊也在其中。梅大媽本來已經上了小筏子,卻驚呼帶出房子的牛皮袋不見了。蕊在水里摸了半天,才把牛皮袋找到,打開,里面是梅大媽一家的各種證件。終于把全部群眾疏散到高地后,蕊深呼一口氣,才覺得疼,原來小腿肚已經劃出一道長長的血口子。

    蕊在醫院住了兩天,回到派出所后,發現戶籍室里又坐滿了大媽們。大媽們笑得靦腆,也不說話,但眼神中還是充滿了關切。蕊每一瘸一拐一次,大媽臉上的皺紋亦也必然抽抽一下。蕊第一次覺得這些大媽們真好玩兒!晚上,戶籍室打烊,蕊發現便服口袋里多了一個小紅包,捏起來還挺厚實,蕊立刻交給了所長。所長笑著讓蕊瞧瞧里面裝了什么。蕊打開,才發現里面是一張張紅色小紙片,上面分別寫著:平安、健康、喜樂、幸福、吃得白白又胖胖……蕊的鼻子發酸,所長卻在旁邊打趣:那些大媽們能想出這個創意,真是不容易哈!

    這是蕊收下的唯一的“紅包”。

    八月,驕陽似火,地里的葵花熟了。晾曬場上,蕊舉著葵花美美地拍完照,大媽們便拿個小棍在葵花盤上一敲,盤面的籽就掉下來了。蕊已經預付了一筆錢,只等著大媽們把葵瓜子炒熟,送給所里的同事,也送給遠方的親人……(作者:淮南市公安局八公山公安分局 米可)

    (責任編輯:孫天藝)
    调教白丝班长被弄得娇喘不停
  • <menu id="kmega"><tt id="kmega"></tt></menu>
  • <menu id="kmega"><tt id="kmega"></tt></menu>
    <menu id="kmega"><strong id="kmega"></strong></menu>
  • <menu id="kmega"><tt id="kmega"></tt></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