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id="kmega"><tt id="kmega"></tt></menu>
  • <menu id="kmega"><tt id="kmega"></tt></menu>
    <menu id="kmega"><strong id="kmega"></strong></menu>
  • <menu id="kmega"><tt id="kmega"></tt></menu>
  • 設為首頁 | |
    長安網群: 合肥 淮北 亳州 宿州 蚌埠 阜陽 淮南 滁州 六安 馬鞍山 蕪湖 宣城 銅陵 池州 安慶 黃山 廣德 宿松
     
    安徽長安網首頁>> 政法文化>>  
    政法文化
    “花王”出警
    稿件來源:安徽長安網 發布時間:2021-09-28 19:20:05

    所里的老吳生活十分簡單——工作和養花。他工作十分出色,養花水平據說也很高,不過我一直沒見識過。按理說警務工作和侍弄花草本來八竿子打不著,但前段時間我們處理了一個由花草引起的報警,還別說,老吳的專業知識還真幫上了大忙,也讓我對他更加佩服。

    周某和王某是鄰居,都住在同一棟居民樓的一樓,由于是老舊小區,原先每戶一樓門前都有一片小菜地。周某與王某家的小菜地正好就緊挨著。正值春季,周某就在自家小菜地里用花盆新種了些花草,結果王某在給自家小菜地澆水的時候好心地把周某花盆里的花喂了個飽。周某得知后立馬找到王某,說自己種的百合和茉莉,上午剛澆過水,這下非得淹了不可,還說自己的茉莉是老樁的,非要王某賠,幾句話沒說好兩人就吵了起來。

    當時是我跟老吳出的警,我看周某說得頭頭是道,感覺很專業,只能說王某是出于好心,鄰里之間得互相理解,可周某不買賬。老吳倒是沒吭聲,蹲在一旁研究半天起身道:“你倆也別吵了,你這兩盆花都死了一盆了,茉莉再不管也得死?!?/p>

    老吳笑道:“你這百合種球埋下去多久了?!?/p>

    周某道:“半個月了吧,就是還沒出苗?!?/p>

    “那是不能出苗,鐵定爛根了?!?/p>

    老吳蹲下身,三下五除二把土倒掉,把種球挖了出來,果不其然,根部早已腐爛。

    “我給你指出你的幾點問題,第一,你用的是黃泥土?!?說著老吳抓了一把攥了幾下給周某看, “這土質根本不適合養這種花啊,你該用疏松透氣的土啊,底下墊點陶粒啥的,排水也能好點?!?/p>

    “第二,你瞅瞅這種球埋的位置,離盆沿太近了,這玩意莖生根,得給他留生長空間啊,你得種深一點?!?/p>

    周某在一旁連連點頭,回頭跟剛才還吵得不可開交的王某對視了一眼。能看出來,倆人都很佩服。

    “最后,也是最關鍵的一點,你還賴人家給你澆壞了,我看你這平時沒少澆吧?”老吳抬頭問道。

    “一天一遍,澆透!定根水,我在網上學的!”

    “回頭按我說的把前兩點做好后,稍微澆點水,要是土是濕的不澆都成,放在通風陰涼的地方,就別管了,出苗后再端出去見太陽!”

    “好好好,記住了,民警同志你可真專業,簡直是花王!” 周某豎起了大拇指!

    “對對對,花王,今天真的長知識了?!蓖跄骋苍谝慌愿胶?。

    兩人相視一笑,矛盾啥的早都煙消云散了。

    “行了,不吵就好,你也別找人家賠了,本來人家也是好心。鄰里之間,得互相謙讓,哪天下暴雨你家沒人也許你還得求人家幫你把花搬進屋呢?!闭f完哈哈大笑起來。

    周某和王某也在一旁笑著連連稱是。

    這時周某突然道:“對了,這盆茉莉咋辦?”

    老吳回過頭:“一樣,換土,放到陰涼通風處,緩苗去!”

    見周某還是有點疑惑。老吳笑道:“以后我沒事過來瞅瞅,看看咋樣了,互相切磋學習?!?/p>

    “好咧!隨時歡迎‘花王’指點!”周某笑著說道。

    (作者:淮南市公安局淮舜分局 邱毅)

    (責任編輯:孫天藝)
    调教白丝班长被弄得娇喘不停
  • <menu id="kmega"><tt id="kmega"></tt></menu>
  • <menu id="kmega"><tt id="kmega"></tt></menu>
    <menu id="kmega"><strong id="kmega"></strong></menu>
  • <menu id="kmega"><tt id="kmega"></tt></menu>